转眼十年过去了的语录 十年匆匆过的唯美句子

自匆匆一别,倏忽间十年已去,多少聚合离散,都以一句“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做了沉沉悠长的叹息。这一句看上去唯美的感怀,中间有着太多悲慨难寄,深情难赋。待读了全诗,似乎那离别的悲、重逢的喜,都在世事跋涉里,让人在抚诗常思间,有了更多的回味。

《淮上喜会梁州故人》

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

这首诗是唐代诗人韦应物与十年未见的老友重逢时所作。安史之乱后,韦应物大多数的时候任职地方官吏。这首诗正是他在江淮一带任职时,见到了阔别十年的梁州(今陕西南面)老友,回忆起过去的种种,伤感和喜悦漫过思绪,便有了这一流传甚广的佳作。

回忆当年与好友彼此照应的时候,“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曾经客居在江汉为异客的时候,每次相聚我们都会饮醉而归。客居他乡的日子总是那么寂寥伤怀,还好有好友相伴同处,让诗人身在他乡的生涯多了些许慰藉,少了些许孤独。这是韦应物与老友共同的回忆,也是他在异乡时格外欣喜的事了。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离别后如浮云飘荡,岁月竟已如流水般匆匆逝去了十年。诗意又哀伤的感怀,相聚的时候时光从指间瞬息划过,十年离别,岁月同样刹那流转,再相见时,只有徒叹岁月匆匆。

这样的一句感叹没有任何具体事物的叙述,诗人将那些美好的回忆,那些漂泊的无奈,那些羁旅他乡的无眠之心,都全数承载于这一句之中。款款叹来,悠悠婉转间,竟有惊涛般的呼喊声,那呼喊关乎时间的规律,关乎命运的疲惫,还关乎对月白风清的追逐。

回到今日对饮的欣喜,这背后是逝去十年的岁月,其中的苦与乐只有自知而已,于是诗人写下了:“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今日我们相聚的欢颜笑语还如从前,只是我们已是两鬓斑白,发已稀疏了。从年少欢颜到鬓发稀白,这大概是世间的人们最无力对抗的事了,数年前还是鲜衣怒马少年时,晃眼间已是皓首苍颜,而其中经历的沉浮悲喜,却成了掠过心底记忆的一段段剪影。

与老友相谈间,老友问道:“现今为何不返回家乡呢。”诗人答道:“只因我喜爱这淮上(江苏淮阴一带)的秋山啊。”尾联这句“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正是对此情形的描述。从诗意判断,此时的韦应物大概已可以致仕回乡了,可是在他的心里并不太想急着回乡,淮上美丽的秋山也好,惬意的风土人情也好,总有他不愿离开的理由,或者数年的漂泊任职,已让诗人习惯了他乡亦是故乡罢。

韦应物的一生,有扬鞭豪纵的少年时光,有勤勤恳恳的异乡任职岁月,在他乡奔波早已成为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其中有苦有乐,有痛有笑。那些经历就如这首诗一般,悲喜交集,不论几年,亦或十年,还是数年。不是不想念故乡,不是甘于漂泊,只是面对世事沧桑,总有许多言之不尽的意味。

尘世劳心,流年无情。“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韦应物叹息着这短短十字,他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可以祭奠逝去的岁月,痕迹竟如尘埃,悄然一去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755731262@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24日 下午5:23
下一篇 2022年8月24日 下午5:2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