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谭概白话文阅读 古今谭概文言文翻译

冯梦龙《古今谭概》原文赏析

叙谭概

犹龙《谭概》成,梅子读未终卷,叹曰:“士君子得志,则见诸行事;不得志,则托诸空言。老氏云:谈言微中,可以解纷。然则谈何容易!不有学也,不足谈,不有识也,不能谈,不有胆也,不敢谈,不有牢骚郁积于中而无路发摅也,亦不欲谈。夫罗古今于掌上,寄《春秋》于舌端,美可以代舆人之诵,而刺亦不违乡校之公,此诚士君子不得志于时者之快事也!”犹龙曰:“不然。于不见夫鸜鹆乎?学语不成,亦足自娱。吾无学无识,且胆销而志冷矣!世何可深谈!谈其一二无害者,是谓概。”梅子曰:“有是哉?吾将以子之谈,概子之所未谈。”犹龙曰:“若是,是旌余罪也!”梅子笑曰,“何伤乎?君子不以言举人,圣朝宁以言罪人?知我罪我,吾直为子任之。”于是乎此书遂行于世。

古亭社弟梅之熉惠连述

题《古今笑》

韵社诸兄弟抑郁无聊,不堪复读《离骚》,计唯一笑足以自娱,于是争以笑尚,推社长子犹为笑宗焉。子犹固博物者,至稗编丛说,流览无不遍,凡挥麈而谈,杂以近闻,诸兄弟辄放声狂笑。粲风起而郁云开,夕鸟惊而寒鳞跃,山花为之遍放,林叶为之振落。日夕相聚,抚掌掀髯,不复知有南面王乐矣。一日野步既倦,散憩篱薄间,无可语,复纵谈笑。村塾中忽出腐儒贸贸而前,闻笑声也,揖而丐所以笑者。子犹无已,为举显浅一端,儒亦恍悟,划然长噱。余私与子犹曰:“笑能疗腐邪?”子犹曰:“固也。夫雷霆不能夺我之笑声,鬼神不能定我之笑局,混沌不能息我之笑机。眼孔小者,吾将笑之使大,心孔塞者,吾将笑之使达。方且破烦蠲忿,夷难解惑,岂特疗腐而已哉!”诸兄弟前曰:“吾兄无以笑为社中私,请辑一部鼓吹,以开当世之眉宇。”子犹曰:“可。”乃授简小青衣,无问杯余茶罢,有暇,辄疏所睹记,错综成帙,颜曰“古今笑”。不分古今,笑同也,分部三十六,笑不同也。笑同而一笑足满古今,笑不同而古今不足满一笑。倘天不摧,地不塌,方今方古,笑亦无穷,即以子犹为千秋笑宗,胡不可?世有三年不开口如杨子者,请先以一编为之疗腐。

韵社第五人题于萧林之碧泓

古今笑史序

予友石钟朱子,卓荦魁奇,性无杂嗜,惟嗜饮酒读书,饮中狂兴,可继七贤而八、八仙而九;书则其下酒物也。仲姜玉,季宫声,亦具饮癖,而量稍杀。皆好读书,读之不已,又从而笔削之,笔削之不已,又从而剞劂之。虑其间或有读而不快,快而不甚快着,是何异于旨酒既设,肴核杂陈,而忽有俗客冲筵,腐儒骂坐,使饮兴为中阻,不可谓非酒厄,势必扶而去之,以俟洗盏更酌:此古今笑之不得不删,删而不得不重谋剞劂也。人谓石钟昆季于此为读书计,乌知其为饮酒计乎?是编之辑,出于冯子犹龙,其初名为《谭概》,后人谓其网罗之事,尽属诙谐,求为正色而谈者,百不得一,名为谭概,而实则笑府,亦何浑朴其貌而艳冶其中乎?遂以《古今笑》易名,从时好也。噫!谈笑两端,固若是其异乎!吾谓谈锋一辍,笑柄不生,是谈为笑之母。无如世之善谈者寡,喜笑者众,咸谓以我之谈,博人之笑,是我为人役,苦在我而乐在人也。试问伶人演剧,座客观场,观场者乐乎?抑演剧者乐乎?同一书也,始名谭概,而问者寥寥,易名古今笑,而雅俗并嗜,购之唯恨不早,是人情畏谈而喜笑也明矣。不投以所喜,悬之国门,奚裨乎?石钟昆季,笔削既竣,而问序于予。予请所以命名者:“仍旧贯乎?从时尚乎?”石钟曰:“予酒人也,左手持蟹螯,右手持酒杯,无暇为晋人清谈,知有笑而已矣。但冯子犹龙之辑是编,述也,非作也;予虽稍有撙节,然不敢旁赘一词,又述其所述者也。述而不作,仍古史也,试增一词为《古今笑史》,能免蛇足之讥否乎?”予曰:“善,古不云乎:‘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是集非他皆古今绝妙文章,但去其怒骂者而已,命曰《笑史》,谁曰不宜?”

李渔

自叙

龙子犹曰:人但知天下事不认真做不得,而不知人心风俗皆以太认真而至于大坏。何以故?胥庭之世,摽枝野鹿,其人安所得真而认之?尧、舜无所用其让,汤、武无所用其争,孔、墨无所用其教,管、商无所用其术,苏、张无所用其辩,蹻、跖无所用其贼。知此,虽亿万世而泰阶不欹可矣。后世凡认真者,无非认作一件美事。既有一美,便有一不美者为之对,而况所谓美者又未必真美乎!姑浅言之,即知富贵一节,锦褥飘花,本非实在,而每见世俗辈平心自反,庸碌犹人,才顶却进贤冠,便尔面目顿改,肺肠俱变,谄夫媚子又从而逢其不德。此无他,彼自以为真富贵,而旁观者亦遂以彼为真富贵,孰知荧光石火,不足当高人之一笑也。一笑而富贵假,而骄吝忮求之路绝;一笑而功名假,而贪妒毁誉之路绝;一笑而道德亦假,而标榜倡狂之路绝;推之一笑而子孙眷属亦假,而经营顾虑之路绝;一笑而山河大地皆假,而背叛侵凌之路绝。即挽末世而胥庭之,何不可哉,则又安见夫认真之必是,而取笑之必非乎?非谓认真不如取笑也,古今来原无真可认也。无真可认,吾但有笑而已矣。无真可认而强欲认真,吾益有笑而已矣。野菌有异种,曰“笑矣乎”,误食者辄笑不止,人以为毒。吾愿人人得笑矣乎而食之,大家笑过日子,岂不太平无事亿万世?于是乎集《古今笑》三十六卷。

庚申春朝书于墨憨斋

迂腐部第一

子犹曰:天下事被豪爽人决裂者尚少,被迂腐人担误者最多。何也?豪爽人纵有疏略,譬诸铅刀虽钝,尚赖一割。迂腐则尘饭土羹而己,而彼且自以为有学、有守、有识、有体,背之者为邪,斥之者为谤,养成一个怯病天下,以至于不可复而犹不悟。哀哉!虽然,丙相、温公自是大贤,特摘其一事之迂耳。至如梁伯鸾、程伊川所为,未免已甚,吾并及之,正欲后学大开眼孔,好做事业,非敢为邪为谤也。集《迂腐》第一。

问牛

丙吉为丞相,尝出,逢斗者,死伤横道。吉过之不问。已而逢人逐牛,牛喘吐舌,吉止驻,使骑吏问:“逐牛行几里矣?”掾吏谓丞相前后失问。吉曰:“民斗相杀伤,长安令、京兆尹职所当禁备逐捕,岁竟,丞相课其殿最,奏行赏罚而已。宰相不亲小事,非所当于道路间也。方春,少阳用事,未可太热,恐牛近行,用暑故喘,此时气失节,恐有伤害。三公典调阴阳,职所当忧,是以问之。

死伤横道,反不干阴阳之和,而专讨畜生口气,迂腐莫甚于此。友人诘余曰:“诚如子言,汉人何以吉为知大体?”余应曰:“牛体不大于人耶?”友人大笑。

驱驴宰相

王及善才行庸鄙,为内史,时谓“鸠集凤池”。俄迁右相,无他施设,唯不许令史辈将驴入台,终日驱逐。时号“驱驴宰相”。

驱驴出堂,正存相体。

弹发御史

宋御史台仪:凡御史上事,一百日不言,罢为外官。有王平,拜命垂满百日,而未言事。同僚讶之,或曰:“王端公有待而发,必大事也。”一日闻进札子,众共侦之,乃弹御膳中有发。其弹词曰:“是何穆若之容,忽睹鬈如之状。”

王躬是保,忠孰大焉,是学丙吉样子。

鹅鸭谏议

高宗朝,黄门建言:“近来禁屠,止禁猪羊,圣德好生,宜并禁鹅鸭。”适报金虏南侵,贼中有“龙虎大王”者甚勇。胡侍郎云:“不足虑!此有‘鹅鸭谏议’,足以当之。”

我朝亦有号“虾蟆给事”者,大类此。

成、弘、嘉三朝建言

成化间,一御史建言顺适物情,云:“近京地方,行役车辆骡驴相杂。骡性快力强,驴性缓力小。今并一处驱驰,物情不便,乞要分别改正。”弘治初,一给事建言处置军国事,云:“京中士人好着马尾衬裙,因此官马被人偷拔鬃尾,有误军国大计,乞要禁革。”嘉靖初,一员外建言崇节俭以变风俗,专论各处茶食铺店所造看桌糖饼:“大者省功而费料,小者料小而费功,乞要擘画定式,功料之间,务在减省,使风俗归厚。”

极小文章,生扭在极大题目上。“肉食者鄙”,信然!

宋罗江

庆历中,卫士震惊宫掖,寻捕杀之。时台官宋禧上言:“此失守于防闲故耳。闻蜀罗江狗赤而尾小者,其儆如神。须诏索此狗,豢于掖庭,以备仓卒。”时号为“宋罗江”。

凡乱吠不止者,皆罗江也,何必曰“无若宋人然”?

罗擒虎、张寻龙

嘉靖中,察院罗相上言:“越州多虎,乞行下措置多方捕杀。”正言张次贤上言:“人盘岭乃禁中来龙,乞禁行人。”太学诸生遂有“罗擒虎”、“张寻龙”之对。

引《月令》

甘延寿、陈汤既斩郅支单于首,请悬头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丞相匡衡议:“《月令》:春,掩骼埋胔之时。宜勿悬。”

还问他斩郅支首是何时?恐不合秋后行刑之律。

谏折柳

程颐为讲官。一日讲罢,未退,上偶起凭栏,戏折柳枝。颐进曰:“方春发生,不可无故摧拆。”上掷枝于地,不乐而罢。

遇了孟夫子,好货、好色都自不妨。遇了程夫子,柳条也动一些不得。苦哉,苦哉!

贤良相面

唐肃宗时初诏贤良,一征君首应。上极喜,召对。无他词,但再三瞻望上颜,遽奏曰:“微臣有所见,陛下知不?”上曰:“不知。”对曰:“臣见圣颜瘦于在灵武时。”上曰:“宵旰所致耳。”举朝大笑。帝亦知其为妄人,恐塞贤路,乃除授一令。

举朝官员,还有不管皇帝肥瘦的。此贤良较胜,只怕作令后,反不管百姓肥瘦耳。

京兆尹祷雨

唐代宗朝。京兆尹黎干以久旱祈雨,于朱雀门街造土龙一具,悉召城中巫觋,以身杂入,共舞于龙所。观者嗤笑。弥月不雨,又请祷于文宣王庙。上闻之,戏曰:“丘之祷久矣。”

请禅天下

孝昭时,泰山莱芜山南洶洶有数千人声。民视之,有大石自立,高丈五尺。又上林苑中,大柳树断枯卧地,亦自立生。眭孟推《春秋》之意,以为“石立柳生,当有从匹夫为天子者。”即说曰:“董仲舒有言:‘虽有继体守文之君,不害圣人之受命。’汉家尧后,有传国之运。汉帝宜谁差天下,求索贤人,禅以帝位,而退自封百里,如殷、周二王后,以承顺天命。”使友内官长赐上此书。霍光恶其妖言惑众,诛之。

此等建言,非汉人不敢,然迂亦甚矣!

卦宜娱乐

宋侍读林瑀,自谓洞于《周易》,尝以仁宗时合《易》之《需》:“《需》之象曰:‘君子以饮食宴乐’。须频宴游,务娱乐,始合卦体,而天下治。”仁宗骇其说,斥之。

饮食宴乐,人主自会,不须相劝。

哭天

汉兵盛,莽忧甚,不知所出。崔发言:“《周礼》及《春秋》:国有大灾,则哭以厌之。故《易》称‘先号咷而后笑’。宜哭天求救。”莽乃率群臣至南郊,陈其符命本末,因搏心大哭,气尽,伏而叩头。又作告天策千余言。诸生小民令旦夕哭,为设餐粥,凡能诵策文者,除以为郎,至五千余人。汉兵入都门,宫中火,莽避火宣室前殿,火辄随之,宫人号呼。时莽绀袀服带玺韨,持虞帝匕首,天文郎按栻于前,时日加某,莽旋席随斗柄而坐,曰:“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

《孝经》可退贼、息讼、却病

张角作乱,向栩上便宜:“不须兴兵,但遣将于河上,北向读《孝经》,贼自消灭。”

赵韩王以半部《论语》定天下,《孝经》何不可破贼?

国初有孝子王渐,作《孝经义》五十卷,事亦该备。而渐性鄙朴,凡乡里有斗讼,渐即诣门高声诵《义》一卷。后有病者,亦请渐诵书。

修身为本

藩司吴梦蜚家有怪,时出以窃饮食,间窃衣饰金银。吴厌苦之,偶诉监司徐公。徐曰:“邪不胜正。”朱书“修身为本“四大字,令帖堂中。鬼见,拍手揶揄,且出秽语。徐大怍。

迂腐有种

唐昭宗时,郑棨为相。太原兵至渭北,天子竭于攘却之术。棨奏对,请于文宣王谥号中加一“哲”字。后棨孙珏相梁末帝。唐庄宗兵入汴,帝惶恐不知所为。珏献一策:“愿得陛下传国宝,驰入唐军,以缓其行,而待救兵之至。”帝曰:“宝不足惜,顾卿之行能了事否?”珏俯首徐思曰:“但恐不易耳!”

是祖是孙。

开元间,上东封泰山。历城令杜丰办供应,以为从幸人多,设有不虞,仓卒不备,乃造凶器三十具,置诸行宫,光彩赫然。有刺史骇谓:“主上封岳祈福,谁造此不祥?”将索治丰。丰逃卧妻床下,诈死得免。时丰子杜钟为兖州参军,掌厩马刍豆,曰:“御马至多,临日煮之不给,不若先办。”乃煮粟豆二千余石,热纳窖中,及至,皆臭败矣。

是父是子。

治平之学

元胡石塘应聘入京,世祖召见,不觉戴笠倾侧。及问所学,对曰:“治国平天下之学。”上笑曰:“自家一笠尚不端正,又能平天下耶?”竟不用。

陈蕃不扫一室,为欲扫清天下。石塘不正笠,意者志不在一笠也。惜哉不以此对!袁凫公曰:“尔时方温《大学》,想不到此。”

王安石笑(老版做舒太守笑)

舒王(老版做玉)性耽经史,对客语,未尝有笑容。知常州日,值宾僚大会,倡优在庭,公忽大笑。僚佐呼优,犒之曰:“汝能使太守开颜,真可赏也!”一人窃疑公笑不由此,乘间问公。公曰:“畴日席上,偶思《咸》、《恒(老版作常)》二卦,豁悟微旨。自喜有得,故不觉发笑耳!”

对宾客宜思《同人》卦,对酒食宜思《需》卦。可惜一笑,殊不切景。

许子伯哭

许子伯与友人言次,因及汉无统嗣,幸臣专朝,世俗衰薄,贤者放退,慨然据地悲哭。时称“许伯哭世。”

卓老曰:“人以为淡,我以为趣。”子犹曰:“杞人恐天坠,漆室愁鲁亡。若遇许子伯,泪眼成湘江。”

孝泌

江泌,字士深,有孝行,族有与泌同名者,世谓为“孝泌”以别之。然菜不食心,谓其有生意。衣敝多虱,以绵置壁前;恐虱饥死,复置衣中。

五谷都有生意,何以独食?为一虱大费周折,又可笑!

郭逵将略

郭逵伐交州,行师无纪律,其所措置,殆可笑也。进兵有日矣,乃付诸将文字各一大轴,谓之将军下令,字画甚细,节目甚繁。又戒诸将不得漏泄。诸将近灯火窃观之。徐禧尝见之,云:“如一部《尚书》多,禧三日夜读之,方竟。则诸将仓卒之际,何暇一一也?内一事云:‘一、交人好乘象,象畏猪声,仰诸军多养猪,如象至,则以锥刺猪,猪既作声,象自退走。’”

反支日忌日

王莽败,张竦客池阳。知有贼,当去,会反支日,不去,因为贼所杀。

反支果是凶日,在家且得祸,何况出行!

泾州书记薛昌绪,天性迂僻。梁师入境,泾帅宵遁,临行攀鞍,忽记曰:“传语书记,速请上马!”连促之,薛自匿草庵下,出声曰:“传语太师:但请先行,今日辰是某不乐!”泾帅怒,使人提上鞍鞒,捶其马而逐之,尚以物蒙其面,云:“忌日礼不见客。”

好个薛迂僻,忌日草庵匿。不见客,宁见贼!

检谱角牴

江陵顾云,偶于市上收得孔明兵书,遂负可将十万,吞并四海。每至论兵,必攘袂叱咤,若真对大敌,时谓之“检谱角牴”。

《杂俎》载赌钱咒云:“伊谛弥谛,弥揭罗谛。”念满万遍,呼骰色随意而转。有赵生者信之。诵至千,喜曰:“亦足小胜!“遂与人决赌,连呼不验,丧资而返。顾云何以异此。

奇技自献

新莽时,博募奇技可以攻匈奴者,将待以不次之位。言便宜者以万数。或言能渡水不用舟楫,连马接骑,济百万师。或言不持斗粮,服药物,三军不饥。或言能飞,一日千里,可窥匈奴。莽试之。取大鸟翮为两翼,头与身皆着毛,通引环纽,飞数百步,堕。莽犹欲获其名,皆拜理军。

李晟、张一中谈兵

成化二年,都察院经历李晟言边务兵机各五事。以荐用旧臣,非所宜言,降调为通判。弘治元年,复上疏,言“臣学兵法四十年,得其奇要”。上《战法》一篇、《急务》二篇,高自称许。上命工部试造战车弓弩,俱不可用,坐虚废钱粮,降四级,为云南曲靖卫知事。十年,复上疏言边事,稍迁都察院照磨。十五年,迁郧阳府抚民同知,不肯行。明年,复上疏,愿边方自效,得旨候有西北边兵备员缺推补。正德四年,冒候缺兵备佥事上书,献《安攘六论》。下兵部,参其大言无实,垂老不悟,姑免罪,放回闲住。八年,再冒衔上兵书五种,仍放回。史称其所制全身铁甲,工部铸而俾试之,行数步辄仆焉。

王弇州云:晟既姓李,而名同西平,其小时雅自负矣。据其弘治元年疏,学兵法已四十年,当亦不下五十。至正德八年,且八十余,而气不少沮,亦人妖哉!

张进士一中,初名宽,湖广襄阳人。流贼犯襄阳,宽以翰林检讨自乞赞军务,建策驱流人还乡,累死者以千万计。寻升按察佥事,坐贪淫革职。至是北虏犯塞,潜来京师,上疏请易旗号盔甲皆为黄色,牌面皆作虎形,曰:“黄为中央之土,以克北方之水。虎惊胡马之目,见必俱退,然后以神枪药箭射之。”且自谓秘机,不敢详于副封,奏疏乞留中不出。下兵部,参其庸妄干进,罢之。

献策官街

高邮学正夏有文,弘治末献书阙下,曰“万世保丰永亨管见”。上嘉之,更“管见”二字曰“策”。夏遂书官衔云“献万世保丰永亨管见天子改为策字高邮州学正夏有文”。

刘、王辱骂

刘宽尝坐客,遣苍头市酒。去久,大醉而还。客不堪之,骂曰:“畜产!”宽须臾遣人视奴无恙否,顾左右曰:“此人被骂畜产,辱莫甚焉,吾惧其自杀耳。”

王昕在东莱,获杀其同行侣者,诘之,未服。昕从容谓曰:“彼物故不归,卿无恙而返,何以自明?”邢邵见文襄,北齐高澄。说此以为笑乐。昕听闻之,诣邵曰:“卿不识造化!”还谓人曰:“子才应死,我骂之极深。”

罚人食肉

李载仁,唐之后也。避乱江陵,高季兴署观察推官。性迂缓,不食猪肉。一日将赴召,方上马,部曲相殴。载仁怒,命急于厨中取饼及猪肉,令相殴者对餐之。复戒曰;“如敢再犯,必于猪肉中加之以酥!”

河南令

宋子京留守西都,有同年为河南令,好述利便。以农家艺麦费耕耨,改用长锥刺地下种,自旦至暮,不能一亩。又值蝗灾,科民畜鸡,云:“不唯去蝗之害,兼得畜鸡之利。”克(老版作剋)期令民悉呈所畜。群鸡既集,纷然格斗,势不能止,逐之飞走,尘埃障天。百姓喧阗不已,相传为笑。

据《孟子》,则畜鸡极是王政,但恨不得鸡坊小儿作都司晨耳。

归、王吏治

归太仆有光谪官吴兴。每治事,胥吏辈环挤案旁,几不容坐。归以硃笔饱蘸,捉向诸人,曰:“诸君若不速退,我便洒将来也!”合堂大笑。

吾苏王中吴先生,厚德而拙于吏治。由乡科为县令,每视事有疑,辄密缄条纸,质之记室。一日拆封,见吏匿银,怪之,亟为传问,得教云:“此弊也,宜重惩。”王为点头。久之拆完,王问吏何以匿银,吏坚讳。搜之不得,怒责十板。既退,余怒未息,述诸记室。记室曰:“何不监追赃物,而轻释乃尔!”王摇首曰:“使不得!责至七八板时,彼羞极,面俱发赤矣!”

掾史养名

汉朱博迁琅琊太守。齐部舒缓养名,博新视事,右曹掾史皆移病卧。博问其故,对言:“惶恐!故事二千石新到,辄遣吏存问致意,乃敢起就职。”博奋髯抵几曰:“齐儿欲以此为俗耶!”皆斥罢之,白巾走出府门。郡中大惊。

不禁盗坟

一朝士赋性甚迂,知河中府龙门县。有薛少卿者,寄籍于县,坟茔松槚忽经盗砍,因诣县投牒陈诉。朝士判曰;“周文王之苑囿,尚得刍荛,薛少卿之坟茔,乃禁樵采?”

昌州佳郡

李丹授昌州倅,以去家远,乃改鄂州。彭渊材闻之,吐饭大步往谒李,曰:“谁为大夫谋?昌,佳郡也?”李惊曰:“何以知其佳?”渊材曰:“海棠无香,昌州海棠独香,非佳郡乎?”

渊材尝言:“平生就死无恨,唯有五事不甘耳!”人问其故。渊材曰:“第一恨鲥鱼多骨,第二恨金橘太酸,第三恨菁菜性冷,第四恨海棠无香,第五恨曾子固不能诗。”闻者大笑。

忌讳

宋文帝。好忌讳,文书上有凶败丧亡等字,悉避之。改【马呙】字为马边瓜,以【马呙】字似祸故也。移床修壁,使文士撰祝,设太牢,祭土神。江谧言及“白门”,上变色曰:“白汝家门!”后梁萧詧恶人发白。汉汝南陈伯敬终身不言“死”。

民间俗讳,各处有之,而吴中为甚。如舟行讳住讳翻,以筯为“快儿”,幡布为“抹布”。讳离散,以梨为“圆果”,伞为“竖笠”。讳狼籍,以郎槌为“兴哥”。讳恼躁,以谢灶为“谢欢喜”。此皆俚俗可笑处。今士大夫亦有犯俗称“快儿”者。

谢在杭云:余所见缙绅中有恶鸦鸣者,日课吏卒左右,彀弓挟弹,如防敌然。值大雪,即不出,恶其白也。官文书一切“史”字、“丁”字、“孝”字、“老”字,皆禁不得用。

湖友华济之常言:其郡守某忌讳特甚。初下车,丁长孺来谒贺。怒其姓,拒之再三。涓人解其意,改丁为千,乃欣然出见。一日御史台有大狱当谳,牍中有病故字,吏以指掩之,守见文义不续,以笔击去吏指。忽睹此字,勃然色变,急取文书于案桌足下旋转数次,口诵“乾元亨利贞”。合堂匿笑。

柳冕为秀才,性多忌讳,应举时,有语“落”字者,忿然见于词色。仆夫犯之,辄加箠楚。常谓安乐为“安康”。闻榜出,遣仆视之。须臾,仆还,冕迎门曰:“得否?”仆曰:“秀才康了。”

龙骧多讳

《厌胜章》言:“枭乃天毒所产鬼,闻者必罹殃祸。急向枭连吐十三口,然后静坐,存北斗一时许,可禳焉。”汉蒙州刺史龙骧,武人,极讳己名。又父名唶,子名邛,亦讳之。故郡人呼枭曰“吐十三”,鹊曰“喜奈何”,蛩曰“秋风”。部属私相告云:“使君祖讳饭,亦当称甑粥耶?”

讳父名

则天父名彟,改华州为秦州。章宪太后父名通,改通州为同州。朱温父名诚,以其旁类戊,改戊己为武己。杨行密父名怤,与夫同音,凡御史大夫,光禄大夫,皆去“夫”字。

御史大、光禄大,是何官衔?何不曰大御史、大光禄?

唐李贺以父名晋,终身不举进士。

韩昌黎曰:“父名晋,不举进士。若父名仁,子遂不得为人乎?”陈锡玄曰:“此讳而近愚者也。”杜衍帅并州,吏请家讳。公曰:“我无讳,讳取枉法赃耳!”斯则达人大观。

袁德师,给事中高之子。九日出糕啖客,袁独凄然不食。北齐刘臻性好啖蚬,以音同父讳,呼为扁螺。

范晔以父名泰,不拜太子詹事。

吕希纯以父名公著,辞著作郎。

刘温叟父名岳,终身不听乐,不游嵩、华。

徐积父名石,平生不用石器,不践石。遇石桥,使人负之而趋。

王逸少父讳正,每书正月为初月,或一月。而其名诸子曰徽之、献之、操之,其孙又名直之。三世同用“之”字,此更不可解。

讳己名

田登作郡,怒人触其名,犯者必笞,举州皆谓灯为“火”。值上元放灯,吏揭榜于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俗语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本此。

宋宗室有名宗汉者,恶人犯其名,谓汉子曰“兵士”,举宫皆然。其妻供罗汉,其子授《汉书》,宫中人曰:“今日夫人召僧供十八大阿罗兵士,太保请官教点兵士书。”

石虎时,号虎为“王猛”。朱全忠时,号钟为“大圣铜”。又李甘家号柑子为“金轮藏”。杨虞卿家号鱼为“水花羊”。陆先家号牛为“钝公子”,李栖筠家号犀为“独笋牛”。俱以避讳故也。至如天成、长兴中,称牛曰“格耳”,则以屠牛禁严,特隐其名。而僧家谓酒为“般若汤”,鱼为“水梭龙”,鸡为“钻篱菜”。巧言文过,尤可恶也。

求七十二世祖坟

熊安生在山东时,或诳之曰:“某村故冢,是晋河南将军熊光。去今七十二世,内有碑,为村人埋匿。”安生掘地求之,不得,连年讼焉。冀州长史郑大讙判曰:“七十二世,乃羲皇上人;河南将军,晋无此号。”安生率其族向冢而号。

束带耕田

原平墓下有数十亩田,不属原平。每农月,耕者袒裸。原平不欲使慢其坟墓,乃归卖家资,买此田。三农之月,辄束带垂泣,躬自耕垦。

古者诸侯籍田,冕而青纮,躬秉耒以耕,亦如此光景。

束带应兄语

刘祭酒弟琎,方轨正直。祭酒尝夜呼琎,欲与共语。琎不时答,下床著衣立,然后应。祭酒怪其久。琎曰:“向束带未竟。”

王、刘庄卧

王文公凝靖修重,德冠当世。每就寝息,必叉手而卧,以梦寐中恐见先灵也。

见先灵更须衣冠束带、俯首鞠躬,何但叉手?

五代刘词,常被甲枕戈而卧。谓人曰:“吾以此取富贵,岂可一日辄忘?”

中进士的,便当席书寝砚;做财主的,便当卧粪寝灰。

读父书

顾恺读父书,每句应诺。见《韵府》

敬妻

樊英常病卧便室中,英妻遣婢拜问,英答拜。或问之,英曰:“妻,齐也。”

唐薛昌绪与妻会,必有礼容,先命女仆通语再三,然后秉烛造室,至于高谈虚论,茶果而退。或欲就宿,必请曰:“某以继嗣事重,辄欲卜其嘉会。”候报可,方入,礼亦如之。

妻犯斋禁

周太常泽,字稚都,清洁守礼。尝卧病斋宫。妻窥问所苦,周以为干犯斋禁,大怒,收送诏狱。时人为之语曰:“生世不谐,作太常妻。一岁三百六十日,三百五十九日斋,一日不斋醉如泥。”

《百忌历》

李戴仁性迂缓,娶阎氏,年甚少,与之异室,私约曰:“有兴则见。”一夕,阎忽叩户。戴仁急取《百忌历》看之,大惊曰:“今夜河魁在房,不可行事,谢到而已。”阎惭去。

又汉陈伯敬,与妻交合,必择时日,遣媵御将命,住复数四。

拱手对妾

温公未有子,清河郡君为置一妾。一日,乘间俾盛饰送入书房。公略不顾。妾思所以尝之,取一帙问曰:“中丞,此是何书?”公拱手庄色对曰:“此是《尚书》。”妾乃逡巡而退。

问安求嗣

《国朝史余》云:陈献章入内室,必请命于太夫人,曰:“献章求嗣。”顾主事余庆面质之,因正色曰:“是何言?太夫人孀妇也!”陈嘿然。常熟周木,尝朝叩父寝室。父问谁,曰:“周木问安。”父不应。顷之,又往,曰:“周木问安。”父怒起,叱之曰:“老人酣寝,何用问为?”时人取以为对,曰:“周木问安,献章求嗣。”

不近妓

王琨性谨慎。颜师伯豪贵,设女乐要琨,酒炙皆命妓传行。每及琨席,必令致床上,回面避之,俟其去,方敢饮啖。

此等客,颜不必请;此等席,王不必赴。

蔡君谟守福唐时,会李太伯与陈烈于望海亭,以歌者侑酒,方举板一拍,陈惊怖越席,攀木逾墙而去。

又是一个“陈惊座”!

杨忠襄公邦乂,少处郡庠,足不涉茶房酒肆。同舍欲坏其守,拉之出饮,托言朋旧家,实娼馆也。公初不疑,酒数行,娼艳妆而出。公愕然趋归,取其衣焚之,流涕自责。

心中有妓

两程夫子赴一士夫宴,有妓侑觞。伊川拂衣起,明道尽欢而罢。次日,伊川过明道斋中,愠犹未解。明道曰:“昨日座中有妓,吾心中却无妓。今日斋中无妓,汝心中却有妓。”伊川自谓不及。

欲黥妓面

江东有县尹,欲黥妓女之面,以息诲淫之风。咨访邑中长者。曰:“曾伏观祖训有云:子孙做皇帝,不用黥刺剕劓闭割之刑。臣下敢有奏用此刑者,犯人凌迟,全家处死。”县尹乃悚然流汗,事遂寝。

李退夫秽语

宋冲晦处士李退夫者,为事矫异,居京师北郊。一日种胡荽,俗传口诵秽语则茂,退夫撒种,密诵曰“夫妇之道,人伦之本”云云,不绝于口。忽有客至,命其子毕之。子执余种曰:“大人已曾上闻。”故皇祐中馆阁或谈语,则曰;“宜撒胡荽一巡。”

夫妇果是秽语,处士不错。肖胤雅言,便令胡荽不茂。

雅言

李献臣好为雅言。知郑州时,孙次公为陕漕,罢,赴阙,先遣一使臣入京。所遣乃献臣故吏,到郑庭参,献臣甚喜,欲令左右延饭,乃问之曰:“餐来未?”使臣误意餐者谓次公也,遽对曰:“离长安日,都运己治装。”献臣曰:“不问孙待制,官人餐来未?”其人惭沮而言曰:“不敢仰昧,为三司军将日,曾吃却十三。”盖鄙语谓遭杖为餐。献臣掩口曰:“官人误也,问曾与未曾餐饭,欲奉留一食耳。”

本欲雅言,自费唇舌。

汪司马南溟喜摹古。一日其媳与夫竞宠,割去夫势。僮仓惶趋报。坐客惊问,汪徐徐应曰:“儿妇下儿子腐刑。”

昆山周用斋不识道路,每至转弯,必拱立道左,向人曰:“问津。”负担者不解其义,因指义井与之。

诵经称小人

燕北风俗,不问士庶,皆自称“小人”。宣和间,有辽国右金吾卫上将军韩正归朝,授检校少保节度使,对中人以上说话,即称“小人”,中人以下,即称“我家”。每日到漏舍诵《天童经》数十遍,其声朗然。且云:“对天童岂可称我?”自“皇天生我”以下二十余句,凡称“我”者,皆改为“小人”:“皇天生小人,皇地载小人,日月照小人,北斗辅小人”云云。诵毕,赞叹云:“这天童极灵圣。”傍一人云:“若无灵圣,如何持得许多小人耶?”

雅与不雅,总成迂腐。

《匍匐图》

福州陈烈,动遵古礼。蔡君谟居丧莆田,烈往吊之。将至境,语门人曰:“《诗》云:‘凡民有丧,匍匐救之。’今将与二三子行此礼。”于是乌巾斓鞟,偕二十诸生望门以手据地,膝行号恸而入。妇人望之皆走。君谟匿笑受吊。即时李遘画《匍匐图》。

灭灶

梁伯鸾少孤,尝独止,不与人同食。比舍先炊已,呼伯鸾及热釜炊。伯鸾曰:“童子鸿不因人热者也!”灭灶更燃之。

事莫妙于善因。伯鸾心术,未免太冷。

怀糒

《物理论》云:吕子义,当世清贤士也,有旧人往存省,嫌其设酒食,怀干糒而往。主人荣其降己,乃盛为馔。义出怀中干糒,求一杯冷水而食之。

饮食必以钱

《风俗通》云:安陵清者郝仲山,每饮马渭水,投三钱于水中。颖川郝子廉亦然。又郝尝过姊家饭,密留五十钱席下而去。《后汉书》:范丹尝看姊病,设食,丹出门留钱百文。姊追送之。丹见里中刍稾(老版做藁)僮更相怒曰:“言汝清高,岂范史云辈乎!”丹叹曰:“吾之微志,乃在僮竖之口。不可不勉!”遂弃钱而去。

别驾拾桑

隋赵轨为齐州别驾,东邻有桑椹落其家,轨悉拾还之。

别驾亦有公事,哪得此闲工夫?后周张元,性廉洁。南邻有杏二树,杏熟,多落元园中,悉拾以还主。子犹曰:这又是赵轨作俑。

却衣

轩惟行名輗,鹿邑人,清介,四时一布袍。尝督漕淮上,严冬忽堕水,援出裹被坐。有司急进衣,却去,竟俟衣干。

幸有被裹,不然,不学陈三冻杀乎?

埋羹

王琎为宁波守,自奉俭约。一日见馔兼鱼肉,大怒,命撒(疑为撤)而瘗之。世号“埋羹太守。”

太好名,太作业。

珠玉报

贵州廉使孔公,苦节自励。土官以明珠宝玉来献,公悉于堂上椎碎之,遂为土官下火蛊。行抵浙江,火自口出,高数丈而死。

不受可也,椎碎何说?暴殄天物,死宜矣。

仇、管省过

郭林宗谓仇季知曰:“子尝有过否?”季知曰:“吾尝饭牛,牛不食,鞭牛一下,至今戚戚耳!”

管宁泛海,舟覆,曰:“吾尝一朝科头,三晨晏起,过必在此!”

顾协

《北史》:顾协少时,将聘舅息女,未成婚而协母亡。免丧后,不复娶。年六十余,此女犹未他适。协义而迎之,卒无嗣。

此等嫁娶,是亦不可以已乎!

吴征士学问

吴征士与弼,一日出获,手为镰伤,流血不止。举视伤处,曰:“若血不即止,而吾收之,即是为尔所胜。”言已而获如故。又往游武夷,过逆旅,索宿钱至多三文。坚不与。或劝之,曰:“即此便暴殄天物!”乃负担夜去。

吴康斋召至京师,常以两手大指食指作圈,曰:“令太极常在眼前。”长安浮薄少年竞以芦菔投其中,戏侮之,公亦不顾。

太极冤

娄谅自负道学,佩一象环,名太极圈。桑悦怪而作色曰:“吾今乃知太极扁而中虚!”作《太极诉冤状》,一时传诵。

心学二图

天顺初,漳州布衣陈剩夫,名真晟,诣阙献“心学二图”。其一为《天地圣人之图》:大书一“心”字,以上一点规而大之,虚其中曰“太极”,左曰“静”,作十六点黑,右曰“动”,作十六点白;自是如旋螺状,凡十点弯而向左;又各作十八点,如前而大,每一点包二卦,以为“太极生生之义尽于此矣”。其一为《君子法天之图》,亦大书一“心”字,其上点规而大之,虚其中曰“敬”,左曰“静”,右曰“动”,各作互圆相入,左半黑而白,白复黑,右半白而黑,黑复白,即太极之阴阳动静也。下礼部,掌部事侍郎邹干不知说云何,为寝其事。

万物一体

一儒者谈“万物一体”。忽有腐儒进曰:“设遇猛虎,此时何以一体?”又一腐儒解之曰:“有道之人,尚且降龙伏虎,即遇猛虎,必能骑在虎背,决不为虎所食。”周海门笑而语之曰:“骑在虎背,还是两体,定是食下虎肚,方是一体。”闻者大笑。

茶具

范蜀公与温公游嵩山,以黑木盒盛茶。温公见之,惊曰:“景仁乃有茶具耶!”

谢在杭曰:“一木盒盛茶,何损清介,而至惊骇。宋人腐烂乃尔!”子犹曰:“此箕子啼象箸之意也。”

装胡桃

相国吴石湖一日宴客,以胡桃装就而后笼罩。公屡装不就。一僮先以桃下罩,用碟盛起。公抚膺叹曰:“民伪日滋矣!”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755731262@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8月25日 下午8:17
下一篇 2022年8月25日 下午8: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