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团宠小山娃:玄学大佬她三岁了(糯宝时恬荔)免费阅读全文_《团宠小山娃:玄学大佬她三岁了》最新章节列表

团宠小山娃:玄学大佬她三岁了

团宠小山娃:玄学大佬她三岁了

sea

本文标签:

《团宠小山娃:玄学大佬她三岁了》是作者“ 耳双乔”的倾心著作,糯宝时恬荔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糯宝黑着脸咬破指尖,在半空中绘了几个透明的驱祟符,确保家里再无一丝祟气才重新倒回了床上时野身上血煞之气极重,就连看似温和的大哥二哥的身上也隐隐透着一股煞气这几人的手里都沾过血煞气为聚,气场相和的情况下家门相当于是对阴邪大开的而他们自身有煞做挡,再加上自身阳气充足阴邪之物近不了他们的身,可这些东西却会对家里的其他人造成影响糯宝拧着眉在被面上做推演,手指动得飞快可最后的结果跟前几次一样,一...

来源:   主角:   时间:2023-07-18 13:44:31

小说介绍

小说推荐《团宠小山娃:玄学大佬她三岁了》是由作者“耳双乔”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糯宝时恬荔,其中内容简介:带着记忆穿越农家不可怕,穷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什么,可怕的你以为家里很穷,实际上腰缠万贯,全家都是大佬!……天不怕地不怕的玄学大佬穿越了,成了农家一个小奶娃,家境虽然不好,却有爱。她拍胸脯保证:“放心吧!赚钱这种事交给我!”不管是人是鬼,只要钱到位,通通都干废!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一家子除了她都是大佬?父亲是大将军;母亲是相府嫡女;五个哥哥不是首辅就是首富,还有神医跟厨神……不行!她不能给家人们丢脸!于是,她默默揭开了自己马甲……...

第2章

其他小说《团宠小山娃:玄学大佬她三岁了》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耳双乔”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糯宝时恬荔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的?就算是有,一穷二白的时家也买不起。戴红柳悬着的心落肚,面上也泛起了难以言喻的苦涩。别说是贵重的紫参,她就是想给糯宝蒸个鸡蛋羹都要看老太太的脸色。这样的日子大人可以熬,可苦为何要落在孩子的身上?她眼中晦色接闪,转念想到被扛回来的缺德李和时老太,脸往下一拉拔腿就朝外走。院子里,村民盯贼似的把时三哥围了个......

团宠小山娃:玄学大佬她三岁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村长被这一嗓子喊得回了魂儿,急得原地狂跳:“不能打了!这么打下去是头牛都捶死了!”

“别都光看着,赶紧去拉架啊!”

被叫醒了神的村民一拥而上,缺德李趁机从戴红柳的铁拳下爬出一条蜿蜒的生路。

戴红柳跑过去抱住晕死过去的时恬荔,急得掉泪。

“糯宝?”

“糯宝你别吓娘,糯宝你怎么了?”

大婶着急地抓住她:“别哭了,赶紧带着娃回家,我去帮你找大夫!”

时三哥看着跑开的大婶和娘亲,又是担心糯宝,又怕一撒手罪魁祸首跑了。

他咬牙一想,干脆扯下自己的外衣,裹粽子似的把时老太和在地上蠕动的缺德李裹在了一起,双手一举,不分你我的往肩上扛。

时老太王八翘壳似的在半空中翻了肚,控制不住地翻白眼。

村长着急地喊:“三娃啊,快把你奶放下来!”

再这么颠老婆子就要没气儿了!

时三哥硬邦邦地说:“不成!”

“这俩一个都不能放了!必须扛回去听我爹娘的!”

他力壮如虎,性子也虎得让人头皮发麻,仗着自己力气大步子远,扛着肩上的人就朝着家门的方向狂奔。

村长急得拍大腿:“坏了坏了!”

“快来几个人去找糯宝她爹回来!再不成找到他家大娃和二娃也行!”

横竖来个能拉架的,不然真要出大事儿!

看了半天武戏的村民们轰嚷着散去,时恬荔也在恍惚中落入了一个软乎乎的地方。

她意识昏昏,挣扎了几下确定睁不开眼皮,索性就放纵自己跌进了乱七八糟的梦乡。

戴红柳半跪在床边看着小脸惨白的糯宝,惊恐道:“吴大夫,糯宝到底是被灌了啥坏东西?她不会有事儿吧?”

“你先别急。”

吴大夫收回把脉的手,叹气说:“受了惊吓,再加上内里亏空太大才会昏睡过去,好生养着就行了。”

他说完遗憾道:“这孩子的体弱是胎里带来的,本就缺几分灵秀不好养,要是能找到一株百年紫参就好了。”

有了紫参温和进补,不说病根全祛,起码能保糯宝康健。

可百年紫参是药中至宝,哪儿是这样的乡野山村能有得起的?

就算是有,一穷二白的时家也买不起。

戴红柳悬着的心落肚,面上也泛起了难以言喻的苦涩。

别说是贵重的紫参,她就是想给糯宝蒸个鸡蛋羹都要看老太太的脸色。

这样的日子大人可以熬,可苦为何要落在孩子的身上?

她眼中晦色接闪,转念想到被扛回来的缺德李和时老太,脸往下一拉拔腿就朝外走。

院子里,村民盯贼似的把时三哥围了个圈,生怕他再冲过去把时老太当萝卜往地上栽。

缺德李也头一次在村民的身上感受到了春风化雨般的温暖,躲在村长的后头趴地上不敢冒头。

唯独还能蹦跶的人是时老太。

被扛到半道上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的舌头好像听使唤了!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缓缓褪去,她八百年没说话过似的咒了一路骂了一道儿。

这会儿见了戴红柳更是怒上心头,叉腰就喷:“你个杀千刀的恶媳妇,我看你是拜了灶王爷分不清前后膛,抹了一肚子的锅灰黑心烂肺!今儿都敢带着这个小畜生对我动手了!”

“等老大回来,老娘就让他休了你!看你……”

“休了我?”

戴红柳忍无可忍地冷笑道:“你且看看他是听你的休了我,还是听我的分家!”

分家?!

这两个字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村长皱眉道:“时野家的,这种话不吉利,可不能浑说。”

戴红柳自嘲地说:“我闺女都差点儿被黑心的卖了,我怕什么不吉利?”

“这家必须分!”

都说人活一世有三苦,打铁撑船做豆腐。

她五个儿子,大儿在码头的船上扛货,二儿在铁匠铺做活儿,自己的男人白天要下地,晚上回来还要熬油磨豆腐。

这三苦都聚在一处了,却也只是皮毛。

长房的人必须做所有下地的活儿,她要给全家人洗衣裳,伺候全家上下的吃喝拉撒,赚来的银钱老太太把持得一分不落,悉数贴补了小叔子和小姑。

纵是如此,这一家子也仍不知足。

长久过下去,别说是给糯宝抓药治病,他们全家都要被生生磋磨断了活路。

不分家这日子还怎么过?!

见她态度坚决,村长哑口无言。

时老太暴跳如雷地嚷了起来:“分家?你做梦!”

“你不想在这个家里待,那就带着你那个赔钱货丫头滚出去!老娘……”

“你胡说!”

“糯宝不是赔钱货!”

一道清脆的少年音砸在地上,众人纷纷回头。

时五哥今年十岁,跟着父亲跑得气喘吁吁的,腰都直不起来,可还是瞪着时老太说:“糯宝是天底下最好的妹妹!谁也不许说她!”

“嘿你个小兔崽子!你们今儿都是要造反了?!”

时老太看到站在时五哥身边的时野分毫不慌,还莫名觉得自己有了充足的底气。

她一把拽住时野的袖子,吼道:“时野你自己看看这个黑心肝的婆娘!”

“她带着三娃那个狗崽子差点没把我打死!你今儿必须把她休了,不然老娘饶不了你!”

时野早年间一场意外断了左臂,这会儿被时老太抓住的袖口也是空的。

可袖口再空,也比不得心口的空。

他没理会时老太唾沫横飞的怒骂,隔空看着戴红柳逐渐变红的双眼,哑着嗓子说出了第一句话:“糯宝咋样了?”

“闺女没事儿吧?”

戴红柳听到这话眼泪瞬间卸闸。

时野的眼里泛起苦涩,坚定地推开时老太暴起青筋的手,沙哑道:“娘,红柳说的对。”

“分家单过吧。”

他是寡言不愿多说,可因为老太太的偏心,这些年妻儿受的委屈他也都看在眼里。

都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还顾忌那可笑的孝道,让跟着他吃苦受罪的妻子孩子如何自处?

戴红柳用力抹了一把眼角,坚决地说:“对,长房必须分出去!”

时老太没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眼中迅速闪起了慌乱。

分家是万万不能的。

把干活儿的长房一家分出去,她带着干啥都不行的小儿子和娇滴滴的小女儿咋过?

分家了谁挣钱给他们花?

死也不能分家!

她心一横熟练地往地上一坐,抹着眼泪嚎:“老头子啊,你死的时候咋就忘了把我带上?老婆子捂不热有些人肚子里的狼心狗肺,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啊?”

她边哭边骂,把委屈无助演绎得淋漓尽致,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时野无视她的撒泼果断转向村长,惭愧道:“村长,分家是大事儿,为保公允,还得请您做个主帮忙看着,也省得来日再揪扯出多余的闲话。”

村长叹气说:“时野,你真要把这个家分了?”

世人重礼重孝,最是看重家庭和睦。

一旦分了家,那是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不孝的。

时野听出了村长的顾虑,苦笑一声无奈地说:“我家的情况您也都看在眼里,就是为了孩子,也必须分个干净。”

时老太没想到他居然来真的,愤怒地尖叫了起来。

“好哇,你哪儿是想分家?你们两口子就是想逼死我!”

“我不如死了拉倒!”

说时迟那时快。

她扎头入水似的,朝着院子里粗大的树干撞了过去!

可就在时野准备去拦的时候,时老太脚下灵活地拐了个弯,径直撞进了松软的干草垛里。

她两眼一闭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看起来就像是撞得晕了过去。

戴红柳见状气得咬牙:“知道的这草垛是软的,不知道还以为草垛子长手了会抽人嘴巴子!”

寻死都怕疼,做戏都怕真。

这黑心的老太太还真是成精怪了,把别人全都当傻子!

村长也被时老太这神来一笔气得不轻。

可老太太装死不肯睁眼,时小叔也不在家,闹到这份上,话就没法接着往下说了。

他头疼地说:“分家的事儿你再琢磨琢磨,等老太太醒了,老二回来了再说。”

时野忍着火点头说好,视线一转落在缺德李的身上,眸中泛起了无人可知的冰冷。

“村长,这人拐好人家的孩子造孽不浅,我想把他扭送去官府受审。”

村长没多想就点了头:“也行,也省得他继续造孽。”

看热闹的婶子们帮忙把老太太抬进了屋,村长也点好了同行的人。

时野带着站都站不稳的缺德李和两个热心村民去了县衙,可没多久他就回来了。

他说:“在路上歇脚的时候,那人就窜进林子里跑了,我只能先回来了。”

时三哥和时五哥在有些忿忿。

早知道那人会跑,不如先摁在家里再打一顿!

戴红柳好笑又好气地说:“糯宝没事儿,你们别都在这儿杵着,赶紧去吃饭!”

两个当哥哥的见了妹妹就挪不动脚,往床边一杵就不肯动弹。

也不怕糯宝醒了笑话。

两个半大少年嘟囔着去了,床上的小人儿也开始哼哼唧唧地揉眼睛。

戴红柳惊喜道:“糯宝?”

“糯宝你醒了?”

时恬荔掀开沉甸甸的眼皮,入眼看到的就是满眼血丝的戴红柳和半蹲在地上的时野。

跟原主的记忆中一样,她的爹爹沉默又英俊,跟火辣辣的娘亲真登对!

她眨巴着眼睛咧嘴露出个笑,刚想突然说句话给二老个出其不意的惊喜,就敏锐地在时野的身上察觉到了什么。

那双天生横跨在阴阳两界的阴阳眼泛起无人可见的微光。

微光之下,她清楚地看到时野宽厚的肩上正散发出一股淡红色的煞气。

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时恬荔的一颗小心脏噗通开始狂跳。

她忙着睡觉的时候,她爹居然抽空杀了个人?!

小说《团宠小山娃:玄学大佬她三岁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